今天是2021年1月26日 星期二
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   
站內搜索:
  
糧經探討
 
你的位置: 首頁 >> 糧經探討 >> 閱讀內容
 

應減小糧食占CPI的比重 抑制糧商搞投機
作者:admin 來源:原創 發布時間:2008-04-13

  世界糧農組織有一個糧食安全線,我們的社會庫存目前是全世界最高,超過安全線不止一倍。這樣我們就敢保證,只要不放松今年的糧食生產,國家的糧食總量沒問題。

  我們現在做的事,主要就是把企業行為和國家的宏觀調控有機地結合起來。實際上就是“高拋低吸”。高的時候往外拋,平抑市場,價格低的時候吃進。把這個彎扭過來了,其實就和國家調控一致了。

  去年以來,包括糧價在內的物價上漲帶來的通脹壓力,引發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。

  我國目前是否能夠控制糧價波動?剛過去的冰雪災害對今年的糧食供應是否造成壓力?目前的糧食儲備究竟怎樣?……帶著一系列和糧食有關的問題,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(下稱“中儲糧”)黨組書記、總經理包克辛近日接受了《第一財經日報》的獨家專訪。

 

  糧食儲備和供給可保證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目前國際糧價一路走高,而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到了要嚴格控制工業用糧和糧食出口,這是否說明其實目前的國際糧價情況對國內也是一種壓力?

  包克辛:因為國際糧價高而帶來的影響,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說到要嚴格控制出口。這是非常必要的,因為目前出口糧食是賺大錢的?刂萍Z食出口就把它在現貨市場上隔斷了與國際市場的過緊關系。當然,期貨市場還是有一些聯系,包括鄭州商品交易所、大連商品交易所等期貨價格,跟芝加哥谷物市場的期貨價格波動走向還是一致的。

針對期貨市場也有一些措施,比如太高我也拋,可以鎖定風險,一方面把糧源鎖定了,另一方面也可以賺到錢,為什么不做呢?

 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今年一場罕見的冰雪災害是否會增加糧食供應方面的壓力?

  包克辛:雪災對冬小麥影響最大的是倒伏問題。主要涉及的是湖北、河南、安徽這塊重災區,但是有一點,小麥不怕雪,所以小麥損失不大,廣西有雪災但是沒有冬小麥。這樣分析,其實主要的影響在于油菜的損失大,南方區域主要是對油菜和蔬菜有影響,糧食目前還沒出現什么問題。

  儲備不受影響,糧食供給也同樣沒問題。但是這主要得益于近幾年國家連續的支農政策,其一,嚴把農用土地,保證了生產糧食的土地面積;其二,這幾年不斷提高對農民的政策優惠,調動了農民的種糧信心;其三,依靠科技,這幾年農業科技在這方面成效較大。

  世界糧農組織有一個糧食安全線,相當于年消費量的18%,我們的社會庫存目前是全世界最高的,超過安全線不止一倍。這樣我們就敢保證,只要不放松今年的糧食生產,國家的糧食總量是沒問題的。實際上這四年我們基本上保證三大主糧水稻、玉米、小麥做到100%自給,富余量也沒有多大,這叫自給平衡,跟國內的需求量基本是吻合的。

  所以只要不出口了,我們自己生產的糧食如果沒有大災害,能保證是夠的。

 

  應減小糧食占CPI的比重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糧價提升對整個物價水平是否會構成壓力?包括加大通脹壓力?

  包克辛:當然,糧食是百價之本。1996年的那次通貨膨脹就是從糧價開始的,當時是兩廣受災,然后廣東到湖南收購水稻,結果一下子引發糧價上漲。

  這次呈現的通脹壓力,開始同樣反應在物價指數上,其中食品占到70%。這里有一個結構問題。美國的糧價漲得比中國高多了,但它的CPI沒咱們高,就是因為它們的糧價占CPI的整個比重小。這是物價部門的問題,應該隨著整個國民經濟結構的變化要不斷地調整CPI中不同產品的權重,來調節整個消費結構。

  從食品類價格看,我們基本上控制住了,南方那么大的冰雪災害,糧價基本上都壓住了,那段時間蔬菜價格有些漲,但是緩和下來以后也開始回落了。

只要糧價控制住了,其他的就好控制了,控制糧價我們有很大的把握。因為國家有一個大的物質基礎,有些產品就沒法控制,比如石油,因為我們國家產量比較低,一半以上依靠進口,國際上的價格上漲就傳導進來了。

 

 四級儲備體系應由橫向到縱向調整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還提到完善儲備體系的問題,從中儲糧的角度怎么理解?

  包克辛:實際上總理講了整個問題,一個是完善儲備體系、儲備調節等。儲備體系概念很大,包括糧、棉、油、糖和豬肉,這些產品中有的儲備是可以的,有的是不足的。其中油和肉的儲量就不夠,調節能力就差。

  就糧食儲備而言,我們基本儲備的是原糧,原糧里有儲存加工的問題,現在由于市場經濟的發展,糧食的加工業也在調整,包括面粉加工業、大米加工業和玉米加工業,在區域布局上還應該調整,我們相應的從儲備原糧上也得調整。

  現在我們正在做這些事情,有些地方儲備需要加強,有些需要減少,整體的布局需要調整。具體來說就是三大類,主產區、主銷區、產銷平衡區,F在產區的庫存比較大,下一步要加強銷區。但是銷區的問題是加工能力,現在小麥加工明顯地向產區傾斜,包括河南、河北、山東的面粉銷全國,其他非產區的面粉加工企業慢慢地會被它們擠垮。

  所以我們的布局加工分類也要配合起來。同時有一個問題就是這次冰雪災害帶來的啟示,銷區也要保證加工企業,這些地區要是一點加工能力都沒有,原糧轉化就很困難。當地雖然有糧,但是交通斷了以后,怎么初步加工,這是銷區政府需要重視的問題。

  還有一個是儲備體系建設以后,各級儲備機構之間的功能配置也要調整。以前我們國家有四級糧食儲備,這四級儲備以前都是儲備原糧,現在看來需要調整。

  再分析這次災害帶來的影響,幸虧是從去年四季度就要求城市成品糧儲備不少于10天的消費量,現在看來冰雪災害中成品糧儲備做得較好的地方就沒問題,直接從庫里調出來供應市場。幸虧這次災害是在南方,南方的幾個產區除了貴州之外都產了不少,當地還都有一些大米的加工能力,直接出庫以后加工大米就可以供應市場,但是,如果這種重災發生在銷區,問題可能就比較大了,當地沒有什么加工能力,一旦再沒有成品糧庫存,應對災難的難度就比較大了。

  所以,我們的四級儲備要逐步調整以往的橫向排列成豎向,以后縣和市的儲備轉為以成品糧為主,而省和國家儲備以原糧為主,就是一線二線調控的分工,這樣應對就比較集中一些。這個工作去年就開始做了,要求大中城市這些銷區進一步增加成品糧儲備,同時再保持一定的加工能力。

總而言之,完善儲備體系的工作一個是農產品里糧棉油糖肉,不足的要充實;地域上不合理的要調整加強;各級儲備的分工由原來的平行分工改為縱向分工,然后保持一定的銷區的加工能力。

 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糧食供應的根本是土地問題,總理在報告中提到18億畝耕地的紅線問題,你怎么看這些年的農用田?

  包克辛:國家一直都把握著18億畝田的底線,這一點是絕對不能松動的。

  但是,以前我們有一些政策規范得不夠,導致農民棄耕撂荒的現象比較嚴重。后來,通過支農惠農政策把撂荒田又種起來,這種變化涉及一個支農惠農的政策和糧價問題。

另外,還有土地的合理流轉問題,在農田不改變用途的前提下要允許其向種田大戶的合理流轉,一個是自愿、一個是有償。

 

  把企業行為和宏觀調控有機結合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現在來看,特別是去年以來,我國的糧價一直是上揚的,這對中儲糧的實際發展有什么影響?

  包克辛:談到產銷區糧價的總趨勢,首先要談到國家的總體政策方向,F在國務院對糧價有幾點要求是:不大漲大落,不斷檔,不脫銷。就去年以來整個糧價上漲的情況分析看,實際上我認為糧價上漲一些是好的。今年總理也講了,這實際上是一個回歸,因為以前整體的糧價偏低。

  以前的糧價實際上是受國際市場的影響,因為當時美國、日本、歐洲、韓國都是采取高補貼政策,所以有多發性。當時多哈回合談判有一條就是要求這些國家放棄補貼。因為它們把糧價壓得很低,整個發展中國家就補不起,農民利益受損嚴重,F在這些國家放棄了高補貼政策以后,實行了高糧價,糧價又漲得很快,國際市場糧價兩年漲了兩倍半。但是,我們又不能跟著漲得那么快,中國的CPI受不了。

  但是總的來說,我的理解就是在CPI能承受的范圍內,借整個機會適當提高一下糧價,有利于增加農民收入。

但是,糧價上漲還是要控制在一個合理的范圍之內,否則城市居民受不了,國民經濟也受不了。

 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目前,中儲糧在國家的宏觀調控和企業自身的盈利需求之間如何做到平衡?

  包克辛:其實這個并不矛盾。一方面,國家的宏觀調控在一定時期起作用是必須的。比如現在的糧食問題;但另一方面,企業在實際發展過程中是需要盈利的。

  這樣,可能有時候是需要企業犧牲一些利益。需要做些小的犧牲,但是大的方向是不會變的。

  上世紀90年代,我國糧食問題引發的糧食改革形成的一個結果是“逆調節”,也就是說價格越高就越搶,價格低了跟著拋,所以容易形成很大的虧損。當時的糧食系統實際上就是商業上的買漲賣落,越漲越買,越落越賣,能不虧嗎?所以是人為造成了糧價的波動。

我們現在做的事,主要就是把企業行為和國家的宏觀調控有機地結合起來。實際上就是“高拋低吸”。高的時候往外拋,平息市場,價格低的時候吃進。把這個彎扭過來了,其實就和國家調控一致了。這四個字可以說是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方向。

 

  抑制糧商搞投機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一方面是和宏觀調控一致了,另一方面卻引發了一種質疑,認為中儲糧是糧食流通企業的一個上級行政單位,你怎么看這個問題?

  包克辛:當然不是。我們不是行政單位,而是一個企業。前一陣也有一些糧商問我這個問題,問中儲糧的職能是什么。

  我告訴他們,有一條,我就是抑制你們搞投機。因為做商人是要投機的,市場如果沒波動,他就賺不到錢,因此即便沒波動,他們也要設法制造波動。而中儲糧的任務就是去抑制這個波動。

我們的核心工作主要在三點:維護農民利益;維護糧食市場穩定;維護國家糧食安全。我們就圍繞這個展開工作。

 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但是怎么抑制呢?會不會有時候違背了市場規律?

  包克辛:針對炒作,如果把價格弄高,那我們就拋;低的時候,比如現在東北的水稻和玉米價格低,我們就收。去年有段時間出現了連續性的價格較低的情況,這個時候就會傷農,所以,我們就大量地吃進。通過這種途徑把市場的糧價穩住。

  總而言之,糧價高的情況下,大的政策性的拋售是我們要執行的問題,因為中儲糧本身的運作也必須和國家宏觀調控保持一致方向。國家大的政策層面上的拋和收,只是一整套復雜的批準程序,有時候反應會比較慢。而中儲糧有一點可以做到,在小的波動里以市場的方式調節市場,通過貿易、經營等手段來調節。

現在南方的情況表現得很明顯,一場大雨或者一場臺風,船不能運了,糧價就得上去,經常有十天或者一個星期的糧價高峰,這時我們就必須及時出庫,把價格打下來,這樣一來,作為中儲糧本身,既平抑了市場糧價又有了收益,等臺風過去了我們再用船運過去把糧庫補上。

 

  銷區和產區的調控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從去年到今年中儲糧主要采取了哪些手段?

  包克辛:我們一直做的事情,主要就是把住銷區,也就是銷區的糧食價格允許漲價的幅度。我們如果拋得多了價格自然就被打下來了,拋得再多、甚至過多,整個糧食價格可能還會往下跌,反過來,我們拋得少價格就往上升。

  所以,中儲糧主要通過拋售的力度來調控銷區的價格。除了銷區,在其他環節,比如各種運費、各個環節的費用,直至到產區的收購價格把握好了,就不至于給財政造成很大的困難。

  去年以來,中儲糧所做的基本上就是兩頭調控,也就是銷區和產區的調控。對銷區而言,就是不斷地實行適當拋售,以維護銷區價格的相對穩定,讓它保持有點微漲的態勢,漲得過多也承受不了。

  就產區來講,我們現在正在東北進行糧食收購,一個是水稻的托市,實際上這也是一個措施。實際上整個價格是經過計算的,產區的收購價加上各個環節的費用,包括運輸、保管、人工、包裝、物料等,到銷區基本保證一個微利的價格,就是不能虧,但是想賺大錢也賺不著。

在產區托市是控制糧價不要往下降,主要是維護農民的利益,保證任何時候不能傷農。

 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除了產銷區,其實流通環節的問題過去一直都比較嚴重,從田間到飯桌,錢往往被中間商賺了,而農民卻賺不到錢,是這樣嗎?

  包克辛:流通環節的問題,包括現在產區和銷區價格的調控,很多民營企業已經做不了了。但是我們還能做下來,糧食流通典型的是一個網絡群體,中儲糧的系統有一個全國的網絡,這是最大的優勢。通過這個網絡,我們決定銷區拋售的時候,就能根據產區糧源的成本各個環節的費用,鎖住銷區拋售的,同時兩頭鎖,中間的費用基本上是可算的,這樣基本就控制住了。

  而且在一個系統內做的話,環節相對較少,加上我是規模性的,海運的話成本也能降下來。

  你所說到的問題涉及農戶收購另一種情況,一般指的是經紀人,這是一種正常情況,做經紀人在產區內做農戶收購往往在收了以后并不是自己往后做,而是賣給一些大的糧商。

  做跨省流通的是另一種糧商,正常農民糧食經紀人國家是不反對的,F在我們的糧食收購有時已經可以做到地頭收購,規模種植以后就在地頭直接出售,當然我們會扣除去雜晾曬等費用,F在其實就是一直往這方向走,一直往前沿延伸。

就整個收購環節而言,主要有四種形式:庫里掛牌收購;經紀人到家里去收,賺一個差價;更深一步的就是生態農業;最后就是我們自己的核心農場。國外也基本就是這種模式,我們現在也都在做。

 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這樣是否會涉及到壟斷?

  包克辛:現在不是壟斷的問題。目前整個中國每年是1萬億斤的糧食總產量,商品量大致算50%,5000億斤中,中儲糧在整個市場中所占的市場份額還不到10%。不過現在沒大的糧商,所以遠遠談不上壟斷。

  《第一財經日報》:你本人曾經擔任貴州省副省長,去年4月才剛到中儲糧任職,從政、從商的身份變化,你更適應哪一種?你對自己在中儲糧近一年的工作怎么評價?

  包克辛:我屬于適應能力很強的人,從政、從商都挺好。但是我是溫州人,天生或許就適合經商,都說溫州人骨子里流淌的都有經商的因子。所以,到中儲糧開展工作,對我而言其實也挺好。

至于我對自己目前工作的評價,應該說在這兩年的脫市工作和冰雪災害中,從我聽到的各方面反映,都還是不錯的。包括這幾個受災省,我們的加工企業基本都被地方政府征為應急加工點。還有一個就是春節期間的價格體現,如浙江、江西等,當時都是我們向社會公布。當然,下一步還有很多工作等著去做。

 


友情鏈接:國家糧食局 | 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 | 四川糧食局 | 中國儲備糧管總公司成都分公司 | 中華糧網 | 巴中市糧食局
關于我們 | 友情鏈接 | 免責申明 | 網站導航
 
版權所有 2005 - 2008 | 蜀ICP備05003825號
四川巴中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庫有限公司(www.thdbpg.tw)
電話:0827-2230147 傳真:0827-2231875
最火的网上棋牌 福建快3开奖结果表 七星彩直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网 日本世界杯总进球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浙江20选5开奖 pt电子哪款游戏好玩|Welcome 极速11选5玩法 下载福建快3开奖结果 mg线上充值试玩 澳门百家乐官网_Welcome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走势福彩 福彩3 香港六合彩王中王官方网 秒速赛车玩法简单介绍_Welcome